剧情简介

《布尔什维克兄弟》 - 布尔什维克兄弟小说曾经被人称为“布尔什维克家庭”中的五个孩子——刘布、刘尔、刘什、刘维、刘克,由于家庭破裂,母亲含恨死去,父亲又被划为“右派”,生活的重担沉沉地压在了他们的肩上。 详情

1995年《布尔什维克兄弟》,李幼斌、何政军互怼,还有谁?

还有青涩牛莉。在这部电视剧里面,何政军刘维,李幼斌演父亲刘水长,剧中他们扮演的角色需要演出父子关系紧张的场面,所以出现了互怼的剧情。



《亮剑》中李云龙的扮演者叫什么名字,是湖北郧县人么

一、中断的友谊 杜巴瓦是《钢铁》中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以至于以后《钢铁》在历次改编为影视或舞台作品时,对这个人都要极力回避。1975年苏联的同名电视剧中,杜巴瓦这一角色与兹维塔耶夫合并,在中国版电视剧中杜巴瓦又遮遮掩掩地出现,结果都是因所谓的“腐败”被解职。在官方宣传中,杜巴瓦本是一位不错的团基层领导,在1923年的苏联党内斗争中倒向“托派”,反党运动失败后又喝又嫖,彻底堕落。这是符合作者的本意? 在解密的原稿中,杜巴瓦与保尔的内战中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但在“和谐版”中杜巴瓦在小说的第二部才出现,之前有关他的段落全部被删。其中最重要的有一段“工人反对派”内容(作者对这一段很重视,但最终主动将它删除了),在1921年,为解决新生苏联的经济危局,列宁提出“新经济政策”,即允许多种经济形式共存,以推动经济发展(与我国的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有些相似,甚至有改革开放的影子)。保尔一时无法理解,误以为是“投降”政策,为此支持“工人反对派”并大闹团州委会,结果被开除团籍。当时已经是州团委委员的杜巴瓦怒气冲天,也交出团证,声援保尔,结果引发多人集体退团。幸而在朱赫来的干预下,州团委取消处罚决定,保尔还被吸收进了州委,一场风波才告结束。两人在州委学习了数月,才终于弄清“新经济政策”的实质,并开始研究政治学和党史。这番经历之后,两个热血青年初步有了一些政治头脑。 杜巴瓦与保尔有很多相似点:为理想不惜牺牲,会独立思考,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极强,交友广泛,处理具体问题时有些手段,不时打擦边球,做起事来风风火火,少不了惹麻烦。书中一个老同志谢加尔这么评价,“这种奔放旋风式的情感,免不了要走弯路”,总之,虽然有缺点,这样的人还是很适合干政工工作的。书中曾写过,保尔带丽达乘火车外出开会,车厢都让投机商占满了,其他人根本挤不上去。保尔冒充检察人员上车,再把丽达从火车窗户拽了进去。这引起先前占座者的不满,在他们对保尔一番羞辱后,保尔打翻了几个人,还带着铁路方面的老关系把一车人全换了。无独有偶,杜巴瓦在指挥筑路时,为了抢运铁轨,拿枪赶走了坐公交车的乘客,押着公交车跑运输。有人认为他们干的事很不地道,但在苏联成立初期,整个国家一片混乱,社会效率低下,连列宁都承认革命干部和群众在建国之初的1921年还没学好怎么经营和管理国家,杜巴瓦与保尔的做法是符合当时社会真实情况的。 在同志的帮助和自身努力下,两个人几乎是同步成长,逐渐走向成熟。在修建窄轨铁路,打通基辅木材供给“生命通道”的战斗中,杜巴瓦与保尔同时被省委委派到筑路工地并各自带领一只队伍。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中,保尔染上伤寒,在铁路贯通前最后一天病重昏迷,被送回家乡治疗,等他重新归队时,杜巴瓦已经考进共产主义大学。保尔的另一个老战友潘克拉托夫在和保尔谈话时,自嘲自己是个“老粗”,自己虽然懂一些党史,但在面试中因为完全不懂哲学闹了大笑话,失去了深造的机会,而杜巴瓦“当然能考得上”。在《钢铁》中塑造了许多优秀共青团干部,如奥库涅夫、扎尔基、阿尔秋欣、沃林采夫等人,他们性格各异,有各自的优缺点,但在政治修养上,都不及保尔和杜巴瓦,因为他们在思想上都不够独立,听指挥的一面较明显,再加上文化底子不高,即使经过学习,在能力上有一定提升,也难有太大的突破,最后他们成为了自觉听党指挥,在自己岗位上有突出贡献的“螺丝钉”。 但保尔和杜巴瓦都不是“螺丝钉”。保尔在战胜伤寒后,在面对战友墓地时,坚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随后,他一边参加生产一边负责区委的教育宣传工作,又在边境当了一年的区团委书记和民兵政委,在此期间,他苦读《资本论》,还学习了大量政治文献,他的思想素质在实践和学习中提高。在书中我们看到,保尔虽然相信“世界革命”,但德国再次爆发工人革命时,许多当地青年要去德国为“工人兄弟”打仗,当上区委书记的保尔再三向他们解释苏联的“和平政策”(列宁提出的外交政策,类似于“韬光养晦”)。他对新经济政策给国家带来的经济社会恢复和发展深感欣慰,又清醒地看到政策带来的官僚充斥、投机横行的负面作用。他负责农村工作时认为农业集体化可能是替代落后小农经济的有效手段,但几年后,又对集体化表现出审慎态度。这些看似矛盾的变化,反映了他在政治上开始成熟,思想体系逐渐成形。而杜巴瓦在大学进修时思想逐渐倾向于“托派”。在1923年的党内分歧公开化后,两个曾经的战友“交锋了”。 “托派”的代表人物是托洛茨基,他在十月革命中与列宁携手战斗,为创建苏联立下奇功,其声望与列宁不相上下。历史上,托洛茨基曾在对德停战和工会制度上和列宁意见不合,但在党内讨论后,最后接受了列宁的意见。在1923年,托洛茨基认为“新经济政策”的自由化弊端已经显现,且党内也出现了官僚腐败现象,于是提出停止新经济政策,管控政治和经济活动并压制农民,反对“一国建设共产主义”,主张立即进行革命输出。他的提议当时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钢铁》中杜巴瓦显然是经过自己的分析以后,才接受“托派”提议,并格外卖力地四处宣传,这是理想驱动下的行为,绝非为了自己的私利。但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参加组织了一个“小集团”。为了大造声势,除了几个货真价实的“托派”分子,杜巴瓦甚至还把一些原先和自己有矛盾,现在却因个人前途失意迫切想借机翻身的干部(如图夫塔、兹维塔耶夫等)也拉入了“小集团”。 保尔虽然原先也反对过“新经济政策”,但几年的工作学习,特别是在农村工作的经历,使他认识到执行“托派”主张可能导致国家倾覆。当杜巴瓦带领“托派”在州军委会上宣传时,保尔突然发言批判“托派”,这引起了激烈反应,甚至几个不冷静的“托派”团员上前对他殴打,而此时保尔显示出一个政治工作者的成熟,这个一发起飙来几个人不能近身的人,被打得满脸是血也绝不还手,使得“托派”在集会中人心尽失,只得铩羽而归。 最终“托派”在党内讨论后没有成为多数,“小圈子”里几名成员基于不同目的打了退堂鼓,声明遵守最终决议。杜巴瓦仍然秘密留在“小圈子”里,还因为政见不同和妻子安娜闹翻了。《钢铁》中有一段被删的段落记录了杜巴瓦和保尔之后的面谈,杜巴瓦认为党的干部已经变成官僚,而保尔“的思想并未僵化”,希望保尔能与他联手,支持“托派”路线。而保尔劝说杜巴瓦停止“小集团”活动,认为在党内分派别、立小圈子将毁掉整个革命事业,双方不欢而散。 在保尔又一次看望并试图劝导杜巴瓦时,看到杜巴瓦喝得大醉,还搞了个胖女人。是否因为杜巴瓦的心已经死了,才拼命麻醉自己?还是仅仅就是装的,这样就可以气走妻子,好使她不会干扰到自己,也不会因为自己以后的行为受到牵连?书中没有明说,但在一段时间后扎尔基和保尔的谈话中交代,杜巴瓦后来被开除党籍,离开了共产主义大学,又上了一所工业学校,再次入了党,但他一直坚持“托派”思想,与以往的朋友都决裂了,妻子安娜也改嫁给原来的老战友——心地单纯的扎尔基。可见杜巴瓦确实没有堕落,他坚持已见,只顾自己一路孤独地走下去。 从写作体裁上看,这部小说属类自传体小说,作者并非全知全能,除非另有交代(比如在小说中的书信、日记或谈话中被提及),否则“视野”以外的内容只能靠读者根据书中的线索自己推测,即使“视野”内的也并不一定都是事实真相。作者在愿意公布自己的思想的时,可以通过主要人物的语言、动作、心理描写或通过环境、情节的描写表达出来,而不便明示的真实想法,也会巧妙地在书中隐藏下来。在苏俄时期,过于严格的书报审查制度迫使一些有良知的作家频繁在作品中使用曲笔这一手法,但能不动声色地纯熟使用该技巧的作家并不多(与奥斯特洛夫斯基最谈得上来的肖洛霍夫就算一个)。仔细研读《钢铁》,有人会发现奥斯特洛夫斯基也是使用曲笔技法的高手。 杜巴瓦的“托派”形象在前苏联文学中几乎绝无仅有,从某种程度来说,杜巴瓦并非反面人物。《钢铁》通过他真实还原了“托派”的理念和立场,这是相当有政治勇气的。杜巴瓦的原型目前还不太明确,但作者在私人信件中曾提过玛尔塔•普林(作者生命中的一名女性,党高级干部,后面再介绍)的丈夫为支持托派,做了很多过头的事,导致夫妻离异(有关作者的传记为避讳,谎称普林终身未嫁)。因为一些原因,在校正版发行时,这个悲剧英雄的描写被删掉了超过一半篇幅,只剩下残缺不全的轮廓。《钢铁》通过杜巴瓦的形象,反映了苏联成立早期党内斗争的严酷和党内沉重的思想矛盾。从书中还可见列宁时期的党内斗争仍坚持畅所欲言、民主集中的原则,对持不同意见的人,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会受到保护,还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在党内斗争中失败,最多失去的也只是政治生命。同时,《钢铁》对党内分派别、立“小集团”对党的民主建设的巨大危害也有深刻揭示,这既为研究苏联历史提供重要资料,也对我们当前的政策制定提供了参考。 托洛茨基在30年代逃亡拉美,最终被苏联克格勃暗杀,现在拉美的许多左翼政党接受了他的部分思想。在以1937年和1938年为高潮的“大清洗”中,许多党团员,包括曾经的“托派”,遭到不应有的迫害和镇压,民主精神损失殆尽。连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挚友维克多•金(知名作家,作者的第二部作品《暴风女的儿女》总编辑))和米•科利佐夫(知名作家,曾在1935年于《真理报》上向发表《勇敢》一文宣传奥斯特洛夫斯基)等人也惨遭“清洗”。如此沉痛的历史教训,更加说明民主体制建设的重要性。 再回到《钢铁》,杜巴瓦和保尔如同“双星”,具有相同的信仰、相似的政治素养、基本一致的人生轨迹,同样经历过思想彷徨和矛盾,最后却因为在共产主义早期建设路线探索上出现的观念差异,原先的兄弟竟反目成仇,这样沉痛的结局,让人不禁唏嘘。这也是政治的悲剧。 潘克拉托夫是《钢铁》中反“托派”最坚决的人物。他原来是码头的团委书记,性格直来直去,重视“纪律“。在小说中一出场,在团员聚会上,因排斥冬妮娅与保尔发生激烈争吵。在筑路时亲手烧了逃工团员的团证,在托卡列夫被反革命匪帮击伤后,一度担任筑路队的代总指挥。筑路完成之后,他升任码头货运主任,因为”接地气”,在工作中,普通工人喜欢接受他的领导。平时他对党史感兴趣,却因不懂哲学未被共产主义大学录取,但他也在不断学习中进步和成熟,1923年,在工人区的党内斗争时甚至成了“主辩”。 潘克拉托夫在辩论时,充分发挥党史特长,把托洛茨基的老底都给抖出去了(老托在十月革命前的几十年立场变化不定,时而支持孟什维克,时而自成一派,有时也支持列宁,总之很有个性,像一头追猎理想的独狼),使大会上的青年团员都了解到,托洛茨基绝不等同于列宁,很难说他是列宁的合适继任者,因此会很感性地排斥托派,而之前杜巴瓦在明知己方已经辩论失利的情况下,总结发言时虽言辞激烈,却没能挑动听众的情绪,潘克拉托夫”辩胜“。 后来潘克拉托夫成为乌克兰团中央委员,升任造船厂副厂长,并参加了第聂伯河的水利建设。他的能力最强的还是组织才能,因此更适合干实业。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52电影网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